人工智能
移动互联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移动资讯 > 正文

高通在华反垄断案罚单仍难产 授权业务营收下滑

原本被认为只待一张罚单就落听的高通反垄断案,依然充满变数。1月27日,有外媒报道称,高通在中国反垄断案可能面临10亿美元罚金,但与此前市场预想不同,高通拟提出抗辩。一方面,高通需要为垄断付出代价,但另一方面,又需要维护自己的商业模式,尤其是中国市场专利授权业务,高通最终将迎来怎样的“罚单”?

罚单仍“难产”

迄今为止,发改委与无线芯片巨头高通的较量,已持续一年之久,舆论发酵中间,甚至卷入了一名国内知名学者“受雇”高通的争议。这也是近年来时间最久,且迟迟未能定案的反垄断官司之一。

在此之前,中国执法机关针对国外巨头进行了反垄断调查,三星[微博]、LG等跨国企业,因为面板价格操纵,曾被处以3.5亿元高额罚单。市场曾经预期,按照反垄断法1%-10%的罚金比例,高通可能面临最高10亿美元处罚,规模将创下纪录。

自2013年初,发改委官员首次公开确认调查之后,在此后数月,高通方面包括总裁在内的高管、法律团队,与发改委方面密集进行了至少7次以上的会谈。发改委官网披露信息显示,2014年12月5日,“双方就反垄断调查的最终处理方案交换了意见”,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表示,将尽快形成最终处理方案,按法定程序推进案件处理。

对于高通可能涉嫌违法的行为,发改委去年7月11日披露显示为以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基础、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等7项行为。但后续确认结果、相关证据,以及高通方面提出的所谓“整改措施”等详细内容,发改委和高通方面,均再未披露更多信息。

高通方面公开的口径依然是“配合反垄断调查”。

实际上,去年下半年之后,关于此案结案传闻开始陆续流出。去年年底,更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双方已经达成一致,并已形成了处理方案,只是碍于当时复杂的中美关系局势,所以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公布”。

彼时,市场普遍预期,今年元旦之后,会有相关方案公布。但迄今为止,最终处理意见仍未出台。相反,关于高通开始“抗辩”的传闻,又开始游走市场。不过当记者就目前案件进展问询高通中国方面时,该公司表示,“目前尚没有可以披露的消息。”

对于所谓“抗辩”说法,高通中国称系市场传闻,不会进行评论。

下调2015业绩预期

反垄断调查迟迟未能落定,对高通业绩也产生了不明朗的影响。

1月29日,高通发布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和净利润都同比增长,但下调全年预期以及对中国反垄断处罚的担忧,导致高通股价当日下跌10.27%,市值一夜间蒸发了百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高通授权业务遭遇下滑。第一财季,高通来自授权业务营收18.83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9.69亿美元。

实际上,在对中国市场上,高通一直保持多面态度。其一方面表示,要配合中国监管部门反垄断调查,支持中国无线事业发展。但同时,在多个季度财报发布会上,高通都曾提到过,中国知识产权状况尤其是很多中国手机厂商未获得高通授权,给高通造成损失。

对于高通专利授权等问题指责,恐怕难以一刀切方式简单处理,其商业模式,对于中国手机厂商到底利害如何,是一个“又爱又恨”的纠结选项。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像华为、中兴等无线设备厂商,经过多年发展,也有了比较雄厚、核心的专利积累,需要争取自己的权利和话语权,高通的一些专利授权模式,就显得比较霸道。但更多缺乏专利,甚至需要依附或者获益于高通的厂商,可能为高通备受争议的商业模式提供了“保护伞”作用。

去年底,小米手机[微博]曾在印度陷入“禁售风波”,遭遇爱立信[微博]方面诉讼,不过很快就被解禁,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高通与爱立信方面,有相关专利授权协议。

iSuppli分析师王阳也认为,在专利授权和市场垄断等问题上,高通确实有不太合理的地方,包括整机收费、过期专利授权、捆绑等方面问题,但要完全实现按芯片收费,或者打破高通捆绑以及授权协议等方面,涉及高通商业模式,并不会轻易变动。

他同时认为,比较合理的办法是,在专利授权上,中国厂商可以获得类似苹果那样比较合理的对待,按照原材料和成本等来进行收费,“但苹果有这个实力和话语权。”

前述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授权业务发展放缓的情况下,高通在反垄断处理上,肯定不会轻易低头,因为这不单单是一笔罚单问题,后续更可能影响高通商业模式,如果中国市场一旦打开口子,其全球商业模式解释将成挑战,高通需要考虑其他地区市场是否会有连锁反应。“对于高通来说,反垄断肯定会带来一定成本和代价,但其自身还需要在中国发展授权业务,这个平衡,各方都要博弈。”

高通反垄断触及痛点 其核心商业模式或被否

历时一年多的高通反垄断案至今未公布处罚结果,博弈仍在继续。

《华夏时报》记者1月27日14时左右在北京朝阳区嘉里中心北楼26层原高通中国总部看到,整个楼层所有办公用品已全部清空,只有电梯墙上还残留着高通的英文公司名。目前,这里已开始重新装修,新的租客也已确定。

“高通搬到哪儿去了,我们并不知道。”嘉里中心楼盘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证实。

“真正让高通坐立不安的是,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触及了它的核心商业模式。”北京律协竞争与反垄断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魏士廪告诉本报记者,真正的风险是迫使高通降低高昂的手机专利费用,从而使高通可能面临来自全球市场的跟风压力。

危局仍未了

针对外媒“高通不打算缴罚款,拟抗辩中方垄断指控”的消息,国家发改委人士回应《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并非外界想象的那样。”

“发改委最终拿出的处罚方案,肯定是高通能够接受的,否则高通可能走诉讼程序。”1月29日,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反垄断法博士、中国欧盟商会法律和竞争工作组副主席周照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发改委原本1月公布对高通垄断案处罚决定,现在看来要延期了。

据周照峰分析称,主要是发改委和高通还在就具体处罚细节进行沟通,包括罚款数额和高通的承诺条件等,“毕竟作为一个年轻且渴望树立威望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发改委肯定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处罚决定,被遭受处罚的企业提交到法院进行行政诉讼,接受司法审查。”

不巧的是,美国和欧盟也正在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发改委的处罚结果,无疑会对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调查起到导向性作用。”周照峰表示,“高通案的难点在于具体处罚细节上,而不是是否存在违法行为上”。

本报记者1月29日致电负责高通反垄断案的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调查二处,未获得进一步的消息。

就高通本身而言,这是一场输不起的官司,除可能面临10亿美元的罚款外,真正的风险是发改委可能会迫使高通降低手机专利费用。据外媒报道,当高通可能面临巨额罚款时采取了一种异常的策略:为自己抗辩。英国媒体1月25日援引一位北京律师的话说:“多数企业只希望缴罚款了事,然后继续前行,但高通为何要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糟?”

周照峰认为,这起反垄断案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它有可能改变手机专利制度的格局。让高通不安的还有,就在此时产品旗舰SOC810出现发热问题,拖延了高通向低端产品的进攻,而作为移动芯片后起之秀的台湾联发科技(MediaTek)却趁机鸠占鹊巢。

“前面是岌岌可危的中国大单,后面是台湾厂商穷追猛赶,压力可想而知。”周照峰说。

飘摇的中国业务

据记者了解,过去一年,高通公司董事长保罗·雅各布斯和他的整个高管团队频繁奔波于中美之间,寻求解决之道。高通这家全球芯片巨头,专利组合涵盖了从2G到3G再到4G的所有领域,而几乎所有厂商都绕不过高通的技术。

根据高通财务报告,截至2013年9月29日,高通全球总营收额达249亿美元,其中在中国市场营收额达到123亿美元,占比达49%。

去年国家发改委正式向高通“开刀”,调查内容包括:“以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基础”、“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要求被许可人进行免费反许可”、“对过期专利继续收费”等。

让高通不爽的是,反垄断调查已影响到了企业业务的发展。2014年7月,高通承认,已很难获得授权收入,原因就是因为反垄断调查。高通预期,2015会计年度营收将介于268亿-288亿美元,低于分析师平均估值289.1亿美元。

从2014财年来看,高通的净利润增长已受到一定冲击,前三个财季同比或环比均出现下滑,第四季度,更是成为近两个财年里高通出现的最大环比降幅。

作为移动芯片领域的霸主,高通背后的标签总是高利润及高回报。高通预计,2014年营收增长率只有5%至11%,远低于过去几年25%左右的水平。对于相关调查产生的影响,高通公司CEO史蒂夫·莫伦科普夫表示,还将影响高通2015年的业绩。

正值高通遭到多个国家的反垄断调查,加之中国市场仍未明朗,高通于去年不得不采取全球裁员举措,而高通中国总部则从国贸附近的嘉里中心搬走。“发改委对高通的罚款幅度可能是其前一年收入的1%-10%,并迫使高通修改商业模式,这些让高通进退维谷。”魏世廪表示,但这些不足以说明高通就要撤离中国,“高通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市场。”

商业模式或被否

为维护其长达30年的商业模式,高通的整个高管团队去年不得不频繁奔波于中美之间,主动拜见发改委。

在2014年9月的天津达沃斯论坛上,保罗·雅各布斯高调出席了3场互联网经济讨论。随后,高通总裁德里克·阿伯利赶至发改委。此前一天,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透露,高通案将进入处罚程序。

而在整个2014年,高通全球首席执行长史蒂夫·莫伦科普夫三度来华交换意见;高通全球CEO率领七八个副总裁5次到发改委接受询问;高通甚至还动用了包括美国财长、美国商务部长等美国高层官员游说,并拜见了副总理兼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主任汪洋等高层。

毋庸置疑,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由来已久。北京一家手机厂商对记者说,2007年《反垄断法》刚通过,便有很多中外厂商指责高通,在日本、欧州和韩国等高通也分别接受过调查。

“中国反垄断当局对高通的调查,触及了高通的核心商业模式。”周照峰说。“这正是发改委与高通谈判的难点。”另一知情者在接受记者采访说,高通是一个典型的靠专利权收许可费来盈利的公司。

“对于最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很可能谈成一个相对灵活的方案。”多位知晓高通案进展的律师确信,高通反垄断案判罚一经宣布,便会迅速传递至其他国家。“中国的反垄断迎合了其他国家的口味。”接近发改委的人士说,中国4G市场的蛋糕足够诱人,高通深度参与了标准的制定,并拥有了不少专利,让高通欲罢不能。

本文首发或转载于移动互联网资讯站 » 高通在华反垄断案罚单仍难产 授权业务营收下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